設爲首頁
站內搜索: 高級
黨校郵箱 來稿信箱:ccps001@nnnnnau.vip
所情概況 研究團隊 學術動態 研究成果 主辦刊物 研究生教育 戰略論壇 聯系我們
 
首頁>>研究成果
陳積敏:缺乏誠意的“安倍談話”
文章来源:《学习时报》  发布时间:2015-08-30 【打印】【關閉

  2015年8月14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首相官邸發表戰後70周年談話,這次談話內容頗受國際社會關注。安倍政府成立以來,日本的外交政策進行了大幅度調整,甚至從根本上改變了戰後日本的安保政策,如修訂了武器出口三原則、解禁了集體自衛權、強行推動了新安保法案,等等。與此同時,日本政府對于二戰侵略曆史的反省仍是半推半就,並試圖通過修訂曆史教科書等方式來淡化與扭曲日本年青一代的曆史記憶。日本國內部分右翼勢力甚至公開否認侵略曆史,就連安倍本人也曾抛出“侵略未定論”,並不斷挑戰亞洲國家的心理底線,多次參拜供奉有二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這一切都表明,日本國內存在著一股強大的曆史修正主義逆流,從而引起了中韓等國的高度警惕。在此背景下,“安倍談話”的內容牽動著多方神經。 

  

  “安倍談話”的主要內容  根據日本駐華大使館發布的中文譯文,“安倍談話”主要內容包括三大部分。 

  

    一是回顧曆史。安倍表示,由于20世紀30年代的經濟大危機,其他西方大國借助于殖民地來稀釋經濟大蕭條所帶來的沖擊,並積極推動區域經濟集團化,這使得日本經濟遭受重創,“此間,日本的孤立感加深,試圖依靠實力解決外交和經濟上的困境”。在此背景下,“日本迷失了世界大局”,逐漸變成新國際秩序的挑戰者,“該走的方向有錯誤,而走上了戰爭的道路”。 

    二是呼籲和解。安倍在談話中表示,日本在戰後得到了亞洲太平洋國家的寬容與幫助,這使得日本能夠重新發展起來,“超過六百萬人的戰後回國者從亞洲太平洋的各地總算平安回國,成爲重建日本的原動力。在中國被殘留的接近三千人的日本兒童得以成長,再次踏上祖國土地”。接著,安倍以間接方式向周邊國家表達了希望在曆史問題上尋求和解的意願,“戰後,如此寬容的胸懷使得日本重返國際社會。值此戰後七十年之際,我國向致力于和解的所有國家、所有人士表示由衷的感謝”。同時他又表示,“我們不能讓與戰爭毫無關系的子孫後代擔負起繼續道歉的宿命”。 

    三是展望未來。安倍強調,日本“帶著對那場戰爭的深刻悔悟”,在戰後一直堅持不戰誓言,走和平發展道路。他表示,日本將奉行“任何爭端都應該尊重法治,不是行使實力而是以和平與外交方式加以解決的原則”,日本將不再成爲國際秩序的挑戰者,而是“堅定不移地堅持自由、民主主義、人權這些基本價值,與共享該價值的國家攜手並進,高舉‘積極和平主義’的旗幟,爲世界的和平與繁榮做出較之以前更大的貢獻”。 

  

  “安倍談話”爲什麽難以令人滿意  就“安倍談話”的內容來看,他基本回應了周邊國家的主要關切,似可緩和因爲曆史問題而造成的緊張東亞局勢。但是,“安倍談話”並不能從根本上解決東亞國家因爲曆史問題而産生的認知困境與關系僵局,因爲“安倍談話”不僅沒有從實質上對曆史問題做出令人信服的承諾,而且在很多問題上采取了似是而非的表述方式。 

  

    例如,安倍在談及日本發動戰爭的背景與原因時主要從外部環境因素來分析,卻沒有從日本國內因素進行分析。與“村山談話”相比,這是一次明顯的倒退。“村山談話”中明確記載因爲“國策錯誤”而發動了侵略戰爭,這才是問題的症結所在。安倍的這一避重就輕之舉有爲日本發動戰爭脫罪之嫌。 

    再如,他在談話中提到了“侵略”“殖民統治”“反省”“悔悟”“歉意”等用語,但卻是以回顧曆屆內閣曆史認識的方式間接提及“反省”與“道歉”,稱“我國對在那場戰爭中的行爲多次表示深刻的反省和由衷的歉意”,而對于“侵略”“殖民統治”的主體與對象則語焉不詳,僅表示“事變、侵略、戰爭……應該永遠跟殖民統治告別,要實現尊重所有民族自決權利的世界”。因此,這次講話雖然包含了“村山談話”的要點,但是卻閹割了“村山談話”的精髓。20年前的“村山談話”明確表達了日本在戰前的“殖民統治和侵略給許多國家,特別是亞洲各國人民帶來了巨大的損害和痛苦”,因此表示“深刻的反省和由衷的歉意”。而“安倍談話”中,道歉的對象是誰?又是爲何而道歉?“此前大戰中的所爲”指什麽?很多關鍵內容都不清楚。此外,日本對于慰安婦問題仍然含糊其辭,只是提到,“我們也不能忘記,在戰場背後被嚴重傷害名譽與尊嚴的女性們的存在”。正因此,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批評“安倍談話”華而不實,“他用了很多美麗的詞句侃侃而談,但是我不是很清楚他在爲什麽道歉”。對于道歉,安倍還表示,日本人不能永遠爲他們祖輩的過錯而承擔道歉之責,足見其在尋求曆史和解問題上的緊迫感,乃至于厭倦感。 

    又如,在論及戰爭災難時,安倍首先談到日本在戰爭中的巨大損失,“由于那場戰爭失去了三百多萬同胞的生命。有不少人在挂念祖國的未來、祈願家人的幸福之中捐軀”。他還特別談到,日本是唯一遭受原子彈轟炸的國家。言下之意即是,日本已爲這次戰爭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接下來,安倍才將視線轉向國外,指出“在與日本兵戎相見的國家中,不計其數的年輕人失去了原本有著未來的生命”。這顯然是將因果邏輯關系顛倒了。事實上,正是日本發動的這場侵略戰爭,給亞洲各國人民帶來了深重的苦難。安倍把侵略者描繪成了受害者,而對于真正的受害者卻輕描淡寫地一筆帶過,很顯然,他對于“道歉”缺乏誠意。 

    安倍所謂的“反省”“道歉”是迫于國內外壓力之下的無奈之舉,其虛僞性躍然紙上。美國《華盛頓郵報》《基督教科學箴言報》等也注意到“安倍談話”的模棱兩可性,指出這是安倍盡力在穩住國內民族主義支持者與盡力避免激怒中韓等受害國之間尋求平衡。正因如此,這次談話勢必無法得到亞洲多數國家的認可。當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便表示,“在國際社會共同紀念二戰勝利70周年的今天,日本理應對那場軍國主義侵略戰爭的性質和戰爭責任作出清晰明確的交代,向受害國人民作出誠摯道歉,幹淨徹底地與軍國主義侵略曆史切割,而不應在這個重大原則問題上作任何遮掩”。韓聯社評論指出,“安倍談話”雖包含“歉意”的措辭,但表述采用過去式,缺乏誠意。總統樸槿惠發表講話稱,“安倍談話”未能達到韓國的預期。新加坡外交部也發表聲明稱,“新加坡未遺忘二戰的殘酷以及它帶來的痛苦。新加坡的立場是,日本應該明確地對戰爭負責”。 

  必須看到,“安倍談話”盡管沒有抛棄原先日本政府的基本立場,但在某些重點議題上有所保留。特別是,安倍內閣的具體行爲與其所宣稱的內容是相互矛盾的。例如,安倍在發表講話後的第二天即以自民黨總裁身份向靖國神社供奉“玉串料”(祭祀費),其夫人于18日公然參拜靖國神社。因而,對于日本政府的曆史認知問題,不僅要看它說什麽,更要看它做什麽。實際上,曆史認知問題已經成爲推進東亞國家關系發展的主要障礙之一。在戰後70周年之時,日本政府如仍不能對曆史問題做出真誠反思,這不僅是對侵略受害國的再次傷害,對于日本也將是一種沈重負累。與此對比,戰後德國對二戰侵略行爲的深切悔悟以及根除納粹影響之堅決徹底使得德國能夠在歐洲贏得廣泛尊重,成爲促進歐洲一體化進程的領頭羊。日本盡管在戰後對于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國家,尤其是東南亞國家在經濟發展上給予了大量援助,但是由于它沒有在曆史觀上與二戰期間的軍國主義日本做徹底切割,甚至還出現了淡化與美化侵略曆史的修正主義逆流,這使得日本直至今天仍無法獲得東亞國家的充分諒解與完全接納,因而安倍所期望的曆史和解也只能是一廂情願而已。對此,新加坡《聯合早報》發表社論稱,日本“若沒有徹底反省二戰中的行爲,並解決曆史遺留下的問題……日本的下一代恐將背負繼續謝罪的宿命”,“要終結‘繼續謝罪’的魔咒,鑰匙還在日本政府手裏”。

相關鏈接
版權所有:www.AG1001 京ICP備05047277號 管理維護:www.AG1001信息中心關于我們聯系我們
技术支持:大有数字资源有限责任公司 CMS提供:北京 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