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爲首頁
站內搜索: 高級
黨校郵箱 來稿信箱:ccps001@nnnnnau.vip
所情概況 研究團隊 學術動態 研究成果 主辦刊物 研究生教育 戰略論壇 聯系我們
 
首頁>>研究成果
陳積敏:日本強推新安保法案的影響
文章来源:《学习时报》  发布时间:2015-06-29 【打印】【關閉
6月4日,早稻田大學教授長谷部恭男、日本慶應義塾大學名譽教授小林節、早稻田大學教授笹田榮司等三位憲法專家在日本國會下議院憲法審查會上均表示,新安保法案“違反憲法”。其中,長谷部還是日本自民黨選定的法學專家,其原意在于爲新安保法案的合法性背書,但令安倍政府萬萬沒想到的是,長谷部在作證時也明確指出,政府應當收回法案,因爲其核心要素是允許使用集體自衛權,而這明顯違反憲法。此前,有近200名憲法學者發表共同聲明,以安保相關法案會“從根本上顛覆《憲法》第9條規定的放棄戰爭、不保持戰力、否定交戰權的體制”爲由,要求立即作廢安保法案。不僅如此,朝日電視台對日本149名法律專家所做的一項民調顯示,僅有2名專家認爲,日本的新安保法案符合憲法,認爲違憲的受訪專家比例高達98%。顯然,安倍政府事先並未預料到會有這一幕。在4月份訪美期間,安倍首相還信誓旦旦地向美國保證,在今夏召開的日本國會上將會通過相關法案。
  這一系列事件已給一心想強推新安保法案的安倍內閣以當頭棒喝,並對安倍政府野心勃勃地尋求“正常國家”地位的激進政策帶來重大沖擊,同時也會對日本的國際形象與美日關系造成負面影響。
  首先,新安保法案能否在本屆國會順利通過變數重重。二戰後,日本構建了一系列以憲法爲核心和基礎的國家治理機制與制度體系,這決定了憲法在日本國內享有至高的地位。經過70年的發展,憲政體制與法治觀念已經深入人心,這使得日本國內的任何改革或立法措施必須嚴格在憲法設定的框架內推行。一旦某項政策有“違憲”之嫌,很可能會遭到抵制,並接受相關審查,以消除“違憲”之虞。根據日本的司法體制,只有當涉嫌違憲的具體法律案例先提交到地方法院之後,最高法院才有可能會對此做出裁決。並且,最高法院對于政治敏感度高的案例可能會刻意避免做出裁斷。這意味著將新安保法案提交最高法院進行違憲調查的程序相當複雜,並且耗時長達數年之久。另外,從曆史上來看,日本尚未出現最高法院就涉及自衛隊問題的相關法案進行違憲調查的先例。盡管如此,日本新安保法案仍存在由原先的國會表決程序進入司法審查程序的可能。即便不能啓動司法程序,在這一問題弄清楚之前,如果國會就一個先天不足的安保法案強行投票通過的話,極有可能産生較大的政治波動。日本法學專家小林節教授便認爲,實施一項違反憲法的政治實踐是一種倒退,這有可能滑向專制主義的極端。鑒于本屆國會的原定會期截止爲6月24日,這顯然無法讓國會通過新安保法案。6月22日,日本國會衆議院召開全體會議,決定將國會會期大幅延長至9月底,這也創造了二戰後日本國會的最長延期記錄,其目的是留足更多時間,來消除新安保法案的諸多疑惑,以便使安保相關法案在本屆國會內通過,但其結果如何,尚難逆料。
  其次,安倍政府的執政基礎將會有所動搖。國民的信任與支持是現代民族國家最爲重要的力量源泉與執政根基。如果安倍政府利用在國會參衆兩院的多數席位優勢,強行推動新安保法案,罔顧民意呼聲,則必將引起日本社會輿論的批評,並引發民衆的強烈反彈。2015年6月14日,約有25000名日本民衆聚集在日本國會大廈外抗議安倍政府的新安保法案,甚至有部分民衆將安倍比作希特勒,指責安倍會把日本帶入戰爭深淵。據日本電視台近日的民調顯示,安倍政府的支持率由原先的43.5%下降到41.1%,再創其2012年執政以來的新低,其中有62.5%的受訪者反對行使集體自衛權,63.7%的受訪者表示反對國會正在審議的安保法案。《朝日新聞》6月23日發布的一項民調結果也顯示出同樣的趨勢,如安倍內閣的支持率下滑到39%,其中的主要原因在于有53%的受訪者對于新安保法案持反對態度。另外,有50%的受訪者支持三位法學專家的觀點,而僅有17%的受訪者表示認同內閣立場。與此同時,安倍政府也受到了日本國內的政治壓力,最大的反對黨民主黨以及社民黨、共産黨等均對安倍政府的新安保法案進行了嚴厲批評,甚至連與自民黨聯合執政的公民黨黨首山口那津男也表示要尊重並虛心對待法律專家的觀點。不僅如此,日本政壇重量級人物如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前內閣官房長官河野洋平、前防衛廳長官和自民黨副總裁山崎拓、前財務大臣藤井裕久等也紛紛加入反對聲浪之中。這已經充分表明,如安倍政府仍一意孤行,其內閣執政的穩定性將會受到重大影響。
  再次,安倍政府的國際形象將再受質疑。自執政以來,安倍政府在外交上奉行所謂的“積極和平主義”,其實質是改變二戰後日本外交政策的核心基礎,強化日本對外政策中的軍事功能。爲此,安倍政府在國內難以獲得足夠民意支持以修改憲法的情況下另辟蹊徑,尋求以修改憲法解釋的方式解禁集體自衛權;在外交上加強與美國的同盟關系,更新美日防衛合作指針。不僅如此,安倍政府還堅持“修正主義”曆史觀,在發動侵略戰爭、實行殖民統治、強征慰安婦等問題上閃爍其詞,盡顯狡辯之能事。關于這一點,就連美國政府也表達了擔憂與關切。安倍政府的種種做法在國內引起了日本國民的反感以及對日本未來的憂慮,在國際上再一次令外界産生了安倍治下的日本往何處去的疑問。實際上,安倍政府在安保政策方面的激進措施極有可能背棄日本戰後所堅持的和平發展道路,這引起了包括中國、韓國等在內的衆多亞洲國家的警惕。5月14日,韓國外交部發言人魯光镒在例行新聞發布會上在論及允許行使集體自衛權的日本新安保法案問題時表示,希望日本在討論防衛政策相關事宜時,堅持“和平憲法”的精神,朝著對地區和平與穩定作貢獻的方向透明地進行討論。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同日在例行記者會上也強調,由于曆史原因,亞洲鄰國和國際社會對于日本在安全領域的政策走向高度關注。希望日本能夠切實吸取曆史教訓,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真正爲亞洲地區的和平、穩定和發展多做一些積極有益的事。不僅如此,安倍政府右傾化的安保政策也給日本在戰後所塑造的國際和平形象抹了黑。
  最後,未來日美關系的發展恐將受累。衆所周知,二戰後日本憲政體制的確立與美國有著不可分割的關系。在美國看來,對日本的改造是美國戰後國家重建行動的成功典範,其基礎就在于美國爲日本制定並得到日本國民認同的憲法。盡管美國對于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表達了贊許之意,希望日本能夠在美日安全關系中承擔更多責任,但這並不意味著美國默許日本變更、顛覆、破壞二戰後的憲政基礎。如果安倍政府強行推動一個有“違憲”嫌疑的新安保法案,某種程度上便偏離了美國在戰後爲日本發展設定的方向與選擇的道路,這也是對美國日本政策的一種變相否定或挑戰。從更廣泛的地區與國際秩序的角度來看,這種行爲也是對戰後國際體系的一種公然對抗。于美國而言,維護國際體系的穩定是一項持久國家利益,這一點已經在奧巴馬政府的兩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得到了充分體現。故而,如果安倍政府不能有效解釋和消除新安保法案“違憲”嫌疑而強行通過,這將會背離美國政府所一貫重視的法治原則,從而對未來美日關系的發展造成不利影響。
  鑒于上述種種影響,安倍政府理當三思而後行,切勿罔顧民意,恣意妄爲,動搖戰後日本繁榮與穩定之基礎。如若安倍政府一意孤行、剛愎自用,以個別人之政治野心裹挾日本民意、綁架日本未來,不僅這些始作俑者最終必爲民所棄,日本也恐將陷入新的危機之中,此非日本國民福祉之所在,亦非國際社會之所望。
相關鏈接
版權所有:www.AG1001 京ICP備05047277號 管理維護:www.AG1001信息中心關于我們聯系我們
技术支持:大有数字资源有限责任公司 CMS提供:北京 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