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爲首頁
站內搜索: 高級
黨校郵箱 來稿信箱:ccps001@nnnnnau.vip
所情概況 研究團隊 學術動態 研究成果 主辦刊物 研究生教育 戰略論壇 聯系我們
 
首頁>>研究成果
陳積敏:中美關系風險仍屬可控
文章来源:《学习时报》  发布时间:2015-06-09 【打印】【關閉
編者按:6月1日,美國總統奧巴馬對訪問美國的一個東南亞青年領袖團體談話,是近兩個月以來第二次對南海問題進行表態。奧巴馬的這次“南海談話”,讓人們看到了美國的一些訴求。結合5月份的克裏訪華,可以看到,中美雙方有著很多共同利益,只要雙方本著謀發展求共贏的立場,中美關系中的風險是可控的。

   近期,南海问题再次引爆国际政治热点,中美关系也迅即被推到风口浪尖之上。在此背景下,如何认识和看待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发展备受考验
  美国国务卿克里5月16日—17日展开对华访问,成为2015年迄今访华的美方最高級别官员,也是其任国务卿一职以来的第5次访华。从美国务院网站的报道中获知,克里此行的主要目的在于就7月份即将举行的第七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以及9月份习近平主席的访美事宜进行沟通与协商。但是,从近日美国国内官员的表态来看,克里国务卿的访问似乎肩负着对华施压的重任,从而令本次访问的“火药味”浓烈。
  無論是美國政府,還是學界,現在都彌漫著一股對華強硬的論調,這使得中美關系似乎陷入到劍拔弩張的危機當中。日前,美國《華爾街日報》援引美國不具名官員的話,稱美國防長卡特考慮派軍艦和軍機進入中國近期填海造地的南海島礁12海裏海域,以實際行動來彰顯美國主張“航行自由”的意志與能力。對此,中國外交部要求美方“謹言慎行,不得采取任何冒險和挑釁行爲”。回溯到5月初,奧巴馬政府再次發表涉華軍力報告。中國國防部就此對美方罔顧事實,繼續渲染“中國軍事威脅”行爲表示堅決反對。除了決策層之外,美國智庫也相繼發表對華政策報告,例如美國外交關系委員會3月初就美國對華戰略發表題爲《修訂美國對華大戰略》的研究報告,建議美國需要重拾對華強硬政策,指出“華盛頓需要一個新的對華戰略,它應以制衡中國力量崛起,而不是繼續幫助其崛起爲中心”。
  然而,当今世界的国家间关系,尤其是大国间关系并不是单一的线性结构,而是呈现出竞争与合作相互交替,机遇与风险同时并存的复杂型结构,中美关系更是如此。因此,如果仅将注意力放到其中的某一个点,难免会陷入一叶障目的认知误区之中。从宏观的全局视野与动态的发展眼光来观察,中美关系远未如表象上看到得那样糟糕。实际上,克里国务卿访华至少从两个方面反映出中美关系仍处于正常轨道之上。首先,克里访华以及中方的会见安排展现了中美两国高度重视发展双边关系。实践证明,中美相向而行,两国俱利;相反而行,两国俱损。对于这一点,中美两国都有着明确的认知。2015年2月6日,美国最新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明确强调,“我们与中国合作的广度前所未有”,“美国欢迎一个稳定、和平、繁荣的中国崛起。我们寻求与中国发展一种能够造福于两国人民、提升亚洲及全球的安全与繁荣的建设性关系”。2月27日,美国负责政治事务的副国务卿温迪·舍曼(Wendy R.Sherman)在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所发表的关于东北亚秩序的演讲中就这一政策作出说明时指出,美国非常希望中国稳定繁荣,那不是因为美国大公无私,而是因为中国的成功有利于美国自己。可见,尽管双方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矛盾与分歧,但中美领导人致力于稳定与推动两国关系发展的意愿是强烈的、一致的。其次,克里访华表明中美高层沟通渠道依然顺畅。目前,中美两国已经建立了90多种沟通机制,其中尤以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以及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机制最为重要。可以说,中美的高层沟通渠道与相关联络机制为中美关系的顺利发展,以及有效管控分歧与风险提供了最坚实的制度保障。
  不僅如此,目前兩國的軍事關系處于相向而行的良性發展階段。衆所周知,軍事關系是中美兩國關系的晴雨表,是判斷兩國關系發展狀態的重要標尺。近年來,中美兩軍交流機制日益成熟,雙方軍隊高層的互訪不斷。例如2014年4月,時任美國國防部長哈格爾訪問中國並參觀我軍首艘航母遼甯艦。5月,解放軍總參謀長房峰輝應邀訪美,並登上“羅納德·裏根”號航空母艦和“科羅拉多”號瀕海戰鬥艦參觀等。中美兩軍在互信機制建設方面也做出了諸多富有成效的努力,如:2014年中國獲邀參加由美國主導的環太平洋聯合軍事演習,這是中國第一次參加此類演習;2014年11月,中美雙方建立了兩個互信機制,即重大軍事行動相互通報信任措施機制和海空相遇安全行爲准則,這種機制或規則的確立表明中美兩軍關系已經進入到機制化、常態化的協商與交流階段,這對于減少雙方擦槍走火的幾率極爲有利。此外,中美兩國軍方開始注意傾聽對方的聲音,並用實際行動緩釋對方的戰略憂慮。例如,針對美方關于中國軍力發展的擔憂,2015年5月26日,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布了《中國的軍事戰略》白皮書,對中國軍事現代化的戰略目標、意圖等美方尤爲關切的問題做出了明確回應,這增強了中國的軍事透明度,有助于推動與美方構建新型軍事關系。
  盡管如此,中美兩國存在的結構性矛盾令兩國關系的發展備受考驗。同時,在亞太地區,尤其是東北亞地區複雜的地緣政治現實也使得中美關系的發展時刻面臨著第三方因素的幹擾與挑戰。

    實施細致的風險管理
  “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中美關系的發展也需要更爲精心的謀劃與更爲細致的風險管理。具體說來,中美兩國應著力從以下幾個方面著手,在保障中美關系大局穩定的前提下,推動兩國關系不斷向前發展。
  一方面,要加強戰略溝通與協調,全面、客觀、包容地認識對方的戰略意圖與戰略訴求。戰略意圖是影響國家間關系的重要變量,但在無政府狀態下,他國的戰略意圖既難以揣度,又不易鑒別。因此,加強戰略溝通,尤其是最高領導人的相互交流便成爲一條必要且有益的路徑。在此進程中,中方對于美國確保其全球優勢地位的強烈意願要予以理解,並明確表達中國無意與美國展開領導權之爭。美國對于中國提升其國際威望,在國際體系中獲得更多發言權與話語權的意願也要予以充分尊重。
  另一方面,要調整各自心態與行爲模式,強化共同利益基礎。作爲一個現代國家,美國對于新興大國中國的崛起需要從中國的對外戰略理念到中國實際的國家行爲等層次全面地加以審視,而不能僅從曆史教條主義的角度出發,先入爲主。例如,就南海問題而言,美國政府也承認,2009年到2014年期間,越南是南海爭議地區填海造地最活躍的國家。並且,除中國與文萊之外,其他相關申訴國在南沙群島均修建有飛機跑道。但是,美國對此卻並未表示任何不滿。對于中國在南沙群島合情合理合法的島礁建設行爲,美國無任何正當理由,僅以中國“塊頭大、肌肉多”爲由對中國再三指責,橫加幹涉。可以說,美國摒棄“國強必霸”的現實主義邏輯與“你贏我輸”零和式冷戰思維,是發展中美關系的重要條件。遺憾的是,美國在這方面做得並不好。以亞太再平衡戰略爲例,美國聲稱其目的在于維護地區的和平、穩定與繁榮。但事實上,美國采取排他性的聯盟戰略與經濟戰略,使得本地區的一體化進程受到阻礙,也令該地區的安全困境更加固化。顯然,這對于中美關系的發展也産生了重大挑戰。例如,美國通過亞太再平衡戰略向其地區盟友發出了不當信號,這使得它們與中國在有關領土領海問題上表現得咄咄逼人。近期美國發布的涉華軍力發展報告中,對于存有爭議的島嶼問題,美國再次表現出明顯的政策傾向性。在爭議島嶼名稱上,美國完全沒有理會中國的利益訴求,如將“釣魚島”均稱爲“尖閣列島”。因此,美國除了需要向中國明確其戰略意圖之外,也需要向其在該地區的戰略盟友做出必要解釋,以免它們做出錯誤判斷,從而使中美關系陷入到應對第三方事件的困境之中。
  與此同時,中國也需要改變曆史悲情主義的羁絆,培養起成熟穩健的大國心態。對于美國的戰略決策,中國應理性分析,避免陷入感性的窠臼之中。同時,中國還需要加強對外政策宣示的力度與效度,以贏得外部世界對于中國國際戰略的理解與認同,消除國際社會,尤其是消除美國及周邊國家的疑慮與擔憂。需要指出的是,中國的新聞媒體應當在其中發揮正能量。事實上,美國決策層往往通過中國的媒體報道來分析中國的國際戰略。從這個角度來說,媒體的自律性、嚴肅性、客觀性與全面性就顯得至關重要。
  此外,雙方應協調與確立合作的優先事項,在具體合作中培育與提升互信。例如2014年11月,中美達成了《中美氣候變化聯合聲明》,這成爲兩國在共同利益領域加強合作的最新範例。奧巴馬政府對于這一成果評價甚高,將其看作是“美中關系的一個重要裏程碑”。“千裏之行始于足下”。中美關系的穩定與發展,乃至于中美新型大國關系的構建離不開雙方在具體事務上的務實合作,以及在此進程中減少互信赤字,增進相互理解與包容。當然,“羅馬不是一日建成”。在推進集複雜性與重要性爲一體的中美關系過程中,耐心與信心必不可少。
相關鏈接
版權所有:www.AG1001 京ICP備05047277號 管理維護:www.AG1001信息中心關于我們聯系我們
技术支持:大有数字资源有限责任公司 CMS提供:北京 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