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爲首頁
站內搜索: 高級
黨校郵箱 來稿信箱:ccps001@nnnnnau.vip
所情概況 研究團隊 學術動態 研究成果 主辦刊物 研究生教育 戰略論壇 聯系我們
 
首頁>>本網要覽
劉建飛:新型國家間關系:競爭中合作
文章来源:《学习时报》  发布时间:2015-05-20 【打印】【關閉

在和平與發展時代主題以及全球化、多極化、非極化等大趨勢作用下,國家間關系呈現出與冷戰結束前大不相同的特征,可以說發生了部分質的變化。這種變化反過來又會促進和平與發展時代主題的強化,並且爲新型國際關系的構建奠定了基礎。

    竞争中合作是国家间关系的新常态
  冷戰結束後,國際矛盾越來越錯綜複雜,國家間關系呈現出不同于以往的新特征,其中最爲突出的就是競爭中合作成爲新常態。
  如果用矛盾來描述當今國際政治的話,那麽主要矛盾僅限于議題、問題上,在國家間關系中,主要矛盾並不突出。如果從和平與發展兩大主題的角度來考慮問題,那麽當今世界並不存在像冷戰時期美蘇矛盾那樣影響全局、危及世界和平的矛盾;南北矛盾也未體現在哪兩個或幾個國家之間。不同的人在觀察世界政治時,會因關注點不同而強調不同問題及由此帶來的國家間矛盾。從國際安全的角度看,“9·11”後一段時間內,可以說存在著相對突出的矛盾。但是,這個“主要矛盾”並不是在大國之間,而是在美國與恐怖主義及極端伊斯蘭勢力之間。這些挑戰美國的“小角色”們實際上都是獨立自主的,並不受某個大國的控制和操縱。雖然在美國的全球戰略中,防範崛起大國的挑戰一直是最重要目標之一,而且奧巴馬政府正加大對崛起大國的關注力度,但是,美國並不想與之走向對抗,而是在競爭的同時尋求合作。在“9·11”後的近十年間,美國曾宣稱它正處在一場“長期化的戰爭中”,而這場戰爭並不是同其他“極”之間的戰爭,而是同某些“非極力量”之間的戰爭。爲了打贏這場戰爭,美國還要聯合這些“極”。與之相應,其他“極”們,也並未將其與“一超”之間或相互之間的競爭作爲本國對外戰略的最主要目標。特別值得注意的是,“多強”經常與“一超”站到一起,共同對付某些“非極力量”。近年來,聯合國五個常任理事國及日本、德國在朝核、伊核問題上保持協調。從某種意義上說,大國在維護現存國際秩序的穩定上存在著共同利益,而恐怖主義、極端主義以及個別國家則試圖顛覆現存的國際秩序,因此同大國之間有著深刻的矛盾。
  國際矛盾錯綜複雜除了表現爲主要矛盾不突出外,更反映在針對不同議題的國家間關系上。近年來,在不同的議題上,世界各國形成了不同的組合:在反恐上,世界絕大多數國家爲一方,國際恐怖組織爲另一方;在防止核擴散上,世界大多數國家爲一方,伊朗、朝鮮等尋求核力量的國家爲另一方;在朝核問題上,中美日俄韓五國爲一方,朝鮮爲另一方;在伊朗核問題上,中美俄英法德六國爲一方,伊朗爲另一方;在應對氣候變化上,形成了歐盟、以美國爲首的其他發達國家、以“基礎四國”爲代表的新興工業化國家、窮國及小島國四個利益不同的陣營;在歐洲軍事安全上,北約爲一方,俄羅斯爲另一方,而且雙方的對立因烏克蘭危機而更加尖銳;在東北亞軍事安全上,美日韓爲一方,中俄朝爲另一方;在“推進民主”上,“民主共同體”近130個成員國爲一方,其他非“民主共同體”成員國爲另一方;在推進共同發展上,發達國家爲一方,發展中國家爲另一方;在國際金融體系改革上,美國試圖維護美元霸權,而中日德法印俄等制造業大國則謀求改革現有國際金融體系;在“一帶一路”及亞投行建設上,英法德意等西方國家加入了中國主導的以亞洲發展中國家爲主體的陣營,發出不同聲音的只有美國等少數國家;在石油安全和價格問題上,石油出口國爲一方,依賴石油進口的工業國爲另一方,而美國則爲比較超脫的特殊角色;在日本曆史問題上,中俄韓朝爲一方,有時美國也加入這一方,日本爲另一方;在聯合國安理會改革上,日德印巴組成的“四國集團”爲一方,“團結謀共識運動”則是與之針鋒相對的另一方,而現有的常任理事國則爲第三方;在推進世界格局多極化上,中俄法印巴等有希望成爲一極的大國爲一方,而不可能成爲極的中小國家以及美國爲另一方;在南海爭端上,近年越南、菲律賓與中國尖銳對立,而馬來西亞、文萊和印尼則相對溫和,但是圍繞“九段線”問題,越菲馬文印尼則爲一方,中國大陸和台灣地區則爲另一方;在北極爭端上,俄羅斯爲一方,挪威、丹麥、加拿大、美國爲另一方;在中東和平問題上,阿拉伯國家和伊朗爲一方,以色列和美國爲另一方;在人權問題上,美歐爲一方,中國及一些發展中國家爲另一方;在防止世界大戰上,全世界國家爲一方,個別國家的軍工利益集團爲另一方,等等。
  由于國際矛盾錯綜複雜,冷戰後的大國關系發生了深刻的變化,已經不存在截然的敵對關系,在競爭中合作是當今大國關系的基本形態。一方面,傳統的民族國家之間的利益差異沒有消除,大國間存在著競爭關系;另一方面,大國之間的共同利益越來越多。“9·11”後形成了兩個競賽場:一是包括大國在內的世界絕大多數國家共同面臨恐怖主義威脅及其他全球性問題;二是大國之間爭奪戰略、經濟、政治等方面利益的競爭仍然相當激烈。

    国家间竞争的主要方式是综合国力较量
  與競爭中合作相適應,綜合國力競爭成爲大國間競爭的主要方式,軍事競爭退居較次要地位。在兩次世界大戰和冷戰的教訓以及核武器、全球化等因素的作用下,大國之間競爭已主要不是軍事競爭,不再是攻城略地、搶奪財富。競爭的主要方式轉爲以經濟和科技爲核心的綜合實力競爭,軍事實力的作用相對有限。擁有超強軍事實力的美國用了10年時間,也沒有完全擺平阿富汗和伊拉克,充分體現了軍事實力作用的局限性。
  與軍事實力作用減弱相適應,冷戰結束以來,世界範圍內的軍費開支的增幅明顯下降。從2011年起,世界軍費基本上是零增長。
  軍事實力作用減弱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當今世界各國面臨著的大量現實安全威脅是非傳統安全威脅,而應對這些威脅,軍事實力雖然有時能派上用場,但更多的時候是無用之地,尤其是耗資甚巨的先進重型武器,更難展示威力。

    新型国际关系构建面临历史机遇
  冷戰後國家間關系的新特征爲新型國際關系構建創造了良好的條件。國際關系是國家間關系的集合,所以國家間關系是國際關系的基礎。所謂新型國際關系,是相對于舊型國際關系而言。舊型國際關系主要有兩種形式:對抗和結盟。歐洲曾出現過像瑞士、瑞典這樣的中立國,其對外關系是一種特殊形態,但屬非主流。這些國家或者因爲擁有特殊的地理位置,或者在國際事務中作用較小,從而能以中立國身份存在。二戰後,許多新獨立的國家加入不結盟運動,從理論上講其對外關系也是對抗與結盟之外的一種形態。但是在冷戰對抗大背景下,這些國家中的多數都或多或少偏向于兩大政治軍事集團中的某一個,很難做到完全的獨立自主。
  冷戰結束後,對抗型國家間關系逐漸淡出國際舞台,除了個別國家外,絕大多數國家之間都不存在明確的敵對關系。結盟型國家間關系雖然仍然存在,但是這種關系是舊時代的産物,盟友之間存在著一定程度的不平等性,特別是通常以存在共同對手爲結盟基礎,這意味著更大範圍的對抗。所以,結盟型國家間關系不符合時代潮流,因此其影響力也逐漸式微。當今世界,只有美日等雙邊同盟關系在加強。作爲美歐同盟載體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雖一度有所強化,但從長期看趨于弱化,歐洲大國對美國這個盟主的離心傾向越來越強。
  新型國家間關系和國際關系的本質特征就是既不對抗也不結盟、獨立自主、和平共處、合作共贏。中國從20世紀80年代初開始奉行真正不結盟的獨立自主政策,基于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同世界各國發展夥伴關系,這可算是新型國際關系的萌芽。冷戰結束後,越來越多的國家奉行獨立自主的對外政策,同別國和平共處、合作共贏。這種情勢之所以出現,根本原因就是在和平與發展時代主題以及全球化等大趨勢的作用下,國家間關系出現了重大變化,合作共贏成了多數國家的主要對外取向和理念。隨著中國崛起並積極倡導和平共處五項原則以及與之一脈相承的新型國際關系,合作共贏理念將得到進一步強化,必將推動國家間關系和國際關系的進化。

相關鏈接
版權所有:www.AG1001 京ICP備05047277號 管理維護:www.AG1001信息中心關于我們聯系我們
技术支持:大有数字资源有限责任公司 CMS提供:北京 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